Oana

随便发点自己喜欢的

万物枯荣(四)

发一点点


C4.芽

临近下班时刻又下起了雨,孟湄坐在靠窗的位置,望外面一片灰暗无垠。

右边坐的女同事是个讲话软软糯糯的南方女孩,幼态的长相也颇具欺.骗性,结果是活泼开朗的性子,闲暇时总会跟办公室里一个很会活跃气氛的男同事打闹。

仿佛校园剧一般,她是窗外的过路客,大段场景在眼中减速放慢,停滞的时钟和笑脸,等回过神时却早已站在大厅,心中被塞.进一阵没来由的熟悉感。

手.机震动,打开是李嘉恒的微信,他说晚上不一起吃了。

孟湄在输入框内反复斟酌几句,都觉得不妥,最后只回了一个“好”。手尚未放下,又是一阵震动,来电显示郑允浩。

“我在停车场等你。”

他说,话语刚落,她似乎在雨雾里看到...

2018-07-25

万物枯荣(三)

C3.沐雨

李嘉恒第一次觉察家中异常时七岁,小学一年级。

说起来父母的感情不甚浓厚,好在相敬如宾。李家在父亲手上走向了第二个高峰,资金迅速累积的同时从未忽略对他关爱,基本上有求必应。那时他还小,觉得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,像拥有了全世界。

同年香.港回归,在一个被蝉鸣填满的夏日夜晚,新闻播报的欢呼声中,他第一次看到父亲摔门而出,连看都没多看他一眼。

后来父亲还是回来了。

他们确实没变,依旧相敬如宾,依旧宠爱他,可一切似乎都努力维系在一种平和中。这种微妙的平和像一层糊窗纸,他隔着这层浆色,朦朦胧胧,似懂非懂,又小心呵护,生怕一不小心就给碰破。可他忘了,纸这种东西何其脆弱,忍得了一时...

2018-07-19

万物枯荣(二)

C2.初生

宴会前一夜的晚餐,众人都吃得格外沉默。

自从两年前李梣生病住院后,李岳泽才正式成为李家的话事人,接手股东会等诸多事宜。前者是孟湄的爷爷,而后者,则是她的父亲。

餐桌上偶尔有勺子和碗碟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,和林颍蓉叮嘱她的儿子——李嘉恒多吃青菜的声音。孟湄夹在其中,静静地埋头扒饭,努力避免任何交流,却还是在晚餐结束时,被李岳泽喊到了书房。

她来李家三年,见李岳泽两面,第一次进书房。

房内一切都新鲜,却也无趣。她抬一眼便见他巍峨的背影,在屋内缓缓踱着步子,云雾里的远山一样或虚或实,或真或假,或近或远,倏尔雷声阵起。

“明天,公司有个宴会,你和嘉恒一起去。”

他点燃一支烟,深...

2018-07-18

第二章已經寫了一半了,第一章的結尾卻還在無限修改。
人生可比瑪麗蘇精彩多了。

2018-05-02

万物枯荣(一)

楔子:

佛于拘尸那城娑罗双树间入灭。东西南北各有双树。第面双树一荣一枯。故名四荣四枯。以表凡夫二乘常无常等八倒也。此四荣正表凡夫四倒。而言荣者。以凡夫由此四倒增长惑业。有荣茂之义。故名四荣也。

有常无常,双树枯荣,南北西东,非假非空。

其实是一个普通的关于原生家庭对孩子成长影响的故事。


C1.眠

今天也下雨了。

已经忘了是第几次,乍暖还寒的初春却有着梅雨季的模样,让从干燥北方来的孟湄感觉非常不适应。潮气夹杂低温,从裸露的肩颈滑向后背,溜进她的纱质Marchesa礼服里,使她不由地蜷起身子,往车座里缩了缩。

虽没什么用,但求个心里安慰。

“冷吗?”

小憩中的李嘉恒似乎是...

2018-04-21

For the first story

2018-04-21

那天坐在地毯上逗貓,嘴裡不自覺吐出一句話: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人應該從一而終,若要喜歡一個人便要一直喜歡他,能永遠在一起就好了。
室友被我嚇了一跳,問我為什麼這麼想。
我說,以前在一起就是一輩子,可是現在大家很快就分開了,我不喜歡。
她轉過身繼續戳弄電腦,不知心裡會想什麼。
那天夜裡下雨了,敲著玻璃窗發出悶響,西雅圖的天氣總是變得這麼快。
連天氣都變得這麼快,人又哪有不變的,怪不得只有我還在原地踏步。

只是無論何時想起這個,都會覺得心中十分難過。

2018-04-19

“他自詡商人,卻仍留有感情的愚蠢。他把他唯一的愚蠢給了她,現在她教會他商人本該無情。

商人重利輕別離,前月浮梁買茶去。這難道才是他該有的樣子嗎。” ​​​

眼見他裝不知,眼見他飲毒藥,眼見他倒下了。

2017-12-03

© Oan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