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坐在地毯上逗貓,嘴裡不自覺吐出一句話: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人應該從一而終,若要喜歡一個人便要一直喜歡他,能永遠在一起就好了。
室友被我嚇了一跳,問我為什麼這麼想。
我說,以前在一起就是一輩子,可是現在大家很快就分開了,我不喜歡。
她轉過身繼續戳弄電腦,不知心裡會想什麼。
那天夜裡下雨了,敲著玻璃窗發出悶響,西雅圖的天氣總是變得這麼快。
連天氣都變得這麼快,人又哪有不變的,怪不得只有我還在原地踏步。

只是無論何時想起這個,都會覺得心中十分難過。

评论

© Oana | Powered by LOFTER